是二伍

主雷安/all狐/也青

还乡

我要疯狂炫耀!!!!院院的文字怎么那么酷那么美啊!!!!!!

骨董旗幟:

还乡 其二


*爵狐


*送给小伍的断章♥把我喜欢的意境强行灌给你


是生;是死;是醉梦;是纽约。


银爵生在这里,长却归功于一个朱红的灿烂的古国。也多亏一轮毒辣太阳,不留慈悲将他整个身子和赤条条的灵魂一并染深。美国人眼中他古铜色的皮囊健康而性感;健康和性感在他前胸后背生根发芽繁花似锦。他总要回来的,即使这个城市已经衰颓得不成型,残垣断壁悲戚震颤,他都回来了。三年前是浩劫,夺了玻璃幕墙和水泥框架的阳寿,断了一类人的生存后路——他暗自庆幸自己不属于那三千散珠,他们是浮世尘土;也从不小气他们糟蹋故土,失魂落魄的死魂灵上街游荡,他都不在乎。


此前,他都没好好瞧过这曾经茂盛的大陆,行李装了一铁皮箱,没有一件靠谱。长椅上睡一晚,凌晨手里多了一瓶酒,两张扑克(一张黑桃国王,另一张彻底输掉死亡谷),铁皮箱多了两个窝,深深凹陷,白种人的眼睛。他腰间本有枪,零件都在,子弹得以保全。他拐上通往集市的大路,先去当了点小物,钻进钱准备好如何挥霍。鬼狐坐在卡车顶上,铁壳蓝丛丛,车斗里似有成千上万个和他相同的箱子。银爵把自己手里的铁皮丢上去,他明白他跟他算半个老乡,生一个故乡,长一个旧土,两边执念一般沉。鬼狐俯视芸芸众生,俯视芸芸众生中一个银爵。银爵好像永远心不在焉,眼神却好像永远在思索命理,生存意义;一个作曲家的眼神,枪子是他的百灵鸟,膛线是五线谱。


鬼狐笑起来,眼角泪痣闪光;张口的时候,一点点似是幻觉又抹不掉的亚洲口音:您可算来了。


银爵颔首,恍惚间他跟那些飘荡的、死掉的灵魂没什么不同了。他在最糟的时代回到出生之地,目睹他落败的过程,在见到这个人之前,除非月亮爆炸,否则不算真正的还乡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8 )
  1. 伍口深井骨董旗幟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要疯狂炫耀!!!!院院的文字怎么那么酷那么美啊!!!!!!

© 伍口深井 | Powered by LOFTER